医武傲婿(陈重,云清依)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小说:医武傲婿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陈重

简介:一代医武世家,被外家奴仆所害,分崩离析!唯一幸存的陈重,却也沦为童养婿,受尽白眼!一朝觉醒,重掌山河!

角色:陈重,云清依

医武傲婿

《医武傲婿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1章 觉醒

“奶奶,求求您救救我爸,如果没有那颗药,他最多只能活一天了!”

“虎毒不食子,他是您的亲儿子啊!”

烈日下,云氏别墅门外,一名身着长裙的绝美女子,跪地不起,满脸泪痕。

她已然憔悴不堪,跪在地上的身子都有些摇晃,却还在向那别墅内的人苦苦哀求。

然,冷冰冰的别墅大门却始终紧闭,仿佛隔绝了两个世界。

“清依……”旁边不远,陈重握紧了拳,看着地上的绝美女人,心头一阵阵刺痛。

这是他的妻子,云清依!

他们身后的小轿车内,正是云清依的父亲,身患玉寒症的云臣林,气若游丝身体僵硬,显然大限将至!

今日,云清依跪地哀求已经半小时有余,那别墅大门,却没有一丝打开的痕迹。

只有云家老夫人那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,从门后传出:“玉寒症,是我云家的遗传病,十岁以下患病几率最大,那颗药是留给我即将出生的孙儿,给了你爸,莫非让我孙儿以后患病了等死吗?”

话语冷若冰霜,仿佛宣告了云臣林的死刑!

陈重手指握紧,指甲入肉,几乎掐出血来。

云伯伯待自己恩重如山,父母早逝的陈重早将其当成自己的亲生父亲,云家老夫人怎可如此?!

他咬牙上前一步,几乎是用嘶哑的声音吼了出来:“你们还有良心吗?那玉璞丸,分明是我们陈家的药,我父亲去世前,将药给的清依一家,你们有什么理由霸占,立马给我拿出来!”

可大门,依旧紧闭。

云老夫人那不咸不淡的声音变得越发冷漠:“一个童养婿罢了,也有脸在这里大喊大叫,你们陈家?呵,你既然是陈家的人,怎么不自己动手,行医救人呢?”

一句话,问的陈重顿时哑口无言。

不错,玉璞丸正是医治玉寒症的特效药,但只有陈家人知晓药方,可如今,陈家已亡!

而陈重,这棵陈家仅存的独苗,也是从三岁起就被云清依一家收养,沦为他们家中的童养婿。

关于陈家的医术,陈重从未学过,一窍不通!

回过头,看看车中的云臣林,陈重的心仿佛在滴血。

若是自己拥有家族医术,又何至于此?云伯伯又怎么会受这些苦!

不,还有最后一个方法!

陈重猛地咬牙,将云清依那纤瘦的身子拉起,声音隐隐有些发颤:“清依,我们走,去……去找陈枫!”

“陈枫!对,还有陈枫!他一定有办法的。”云清依如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,急急忙忙冲上车,驱车前往陈家。

……

半个时辰后,陈家,位于市中心的一座府邸。

一身长袍的陈枫坐在太师椅上,戏谑的看着眼前二人,缓缓开口:“想让我出手救人,凭什么?”

“凭我是陈家嫡系子孙,凭我今日恳求!”陈重重重上前一步,对着陈枫一揖倒地,脸色不无屈辱:“请你大发慈悲,救我岳父一命!”

“呵!”陈枫往陈重瞥了一眼,满脸戏谑:“我是陈家的分支不假,按理来说,受你这一揖,我就应该为你肝脑涂地,别说是救治一个病人,就是上刀山下火海,我也不该有半句怨言,但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放下手里的茶杯,一声嗤笑:“但你们陈家已经覆灭,你不过是云家的童养婿,一介废人而已!你告诉我,你这一揖又能有多大份量?

凭这区区一揖就想让我施展《奇经十二针》救人?是不是有点儿戏?亦或是你还在做梦不成?”

“你……”陈重身子一颤。

换作以前,他必会当场发作,但现在……为了云清依,也为了云臣林,他只能忍,必须忍!

“你怎样才肯出手?”陈重咬紧牙关,做出了自己能够容忍的最大让步:“只要你能救我爸,什么条件我都答应!”

“好!爽快!”陈枫一拍桌面,站了起来。

他看着在他面前卑躬屈膝的陈重,仿佛看着一只卑微蝼蚁,浑身上下无比舒坦。

曾几何时,高高在上的陈家嫡系,现在还不是要卑躬屈膝的求他?

“要想我救他,很简单!”陈枫嘴角斜翘,皮笑肉不笑:“来,给我下跪,磕三个……算了,三个响头就不用了,我只要你跪在我面前,怎么样?你答不答应?”

“你!”陈重豁然抬头,死死盯着陈枫。

拳头握紧,仿佛要将眼前这人深深隐在脑海,许是用劲儿过猛,以至于,指甲几乎把掌心掐破!

“怎么,不愿意?”陈枫斜眼撇着陈重,一声讥笑:“我还以为你对云清依的感情有多深厚呢,敢情就只是说着玩玩,连她父亲都不想救?好好想清楚了,只要你给我下跪,我立马就着手治病救人!”

死一般的沉默。

良久沉默!

“岳父对我恩重如山,情同父子,纵然男儿膝下有黄金,为他一跪又如何?”陈重牙齿近乎咬碎,说完这一句后,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,身形缓缓下落。

嘭!

双膝结结实实的撞在坚硬地面,跪倒在地!

“哈哈!”陈枫俯视陈重,而后仰天大笑:“看看,这就是你陈家最后的希望!废物,童养婿,真是可笑!哈哈哈哈!”

陈重陡然抬头,双眼血丝密布:“你笑够了没有?笑够了,就去给我爸治病!”

他能够忍受陈枫的羞辱,他也做好了被羞辱的准备!但,爸的病不能耽搁!

“哈哈!你不会把我的笑话当真了吧?”陈枫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陈重,摇了摇头,满脸讥讽:“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呢!你也不想想,就你这样的废物,能给我下跪,那是你的荣幸!你懂不懂?”

“陈枫,你敢耍我!”陈重勃然大怒,猛地站了起来,怒火满脸。

陈枫丝毫不惧,一脸嘲笑:“怎么,你要对我动手?你可想清楚了!只有我才能救他!”

“你……”陈重拳头握的咯咯响,却不敢真的动手。

“你什么你!刚才不过是和你开玩笑,现在是真的了。”陈枫嘴角带笑,似乎拿捏死了陈重,“陈重,只要你答应和云清依离婚,岳父大人的病,我帮你治!”

陈重身形一震,满脸不可置信,下意识的抓住了云清依的手。

但,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,他也愿意尝试。

短暂沉默之后,他死死地盯着陈枫,“此话当真?”

“千真万确!”陈枫信誓旦旦的保证。

陈重沉思片刻,转头看了看满脸憔悴的云清依。

良久良久叹了口气,缓缓松开握住云清依的手,低声道:“看来,是我先对不住你了。”

“我不答应!”就在两人的手掌即将分开的刹那,云清依重新握住了陈重的手,字字如铁:“我答应过父亲,既然做了你的妻子,那就一辈子是你的妻子,谁也无法更改。”

她的面色无比坚毅。

陈重虽然是个废物,但就像父亲说的那样,她的命是陈重救的!除非她死了,否则,绝不离婚!

“云清依,你可想清楚了!为了一个废物,这样做值得吗?”陈枫紧紧盯着两人手掌,脸色无比难看,“你要知道,没有我的《奇经十二针》!你爸活不过今晚!”

“陈枫,你提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,唯独这个真的不行。”云清依俏脸说不出的苦涩,对着陈枫慢慢跪地,满脸苦求:“还请您出手一次,只要你能救我爸,便是给你做牛做马都行!求求你了!”

“想都别想!除非你答应我这个条件!”陈枫冷笑拒绝。

“既然这样……只有那一个办法了。”本就没抱太大期望的云清依脸上露出一抹苦笑,摇了摇头,缓缓起身。

站起的一瞬间,苦笑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决绝之色。

她快速回到车上,从医疗箱里,拿出一粒白色药丸。

她家虽比不上陈家,但也是医药世家。

她自己更是攻读过西医,还在漂亮国留学三年,早在读博的那段时间,她就研发出了一款专门针对她们家族遗传病的特效药。

只不过,因为从未做过临床试验,故而,她也不敢贸然给父亲使用。

可如今,这或许是最后一个办法了。

“云清依,你该不会要用这西药救你父亲的病吧?”就在云清依迟疑的时候,陈枫领着一干下人走了过来。

本是想看看云清依会不会回心转意,结果竟然看见云清依手里拿着一粒西药,顿时笑了起来。

云清依懒得搭理陈枫,银牙一咬,就要将药丸塞进云臣林嘴里。

然而——

药丸刚刚和嘴唇接触,云臣林“噗”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,而后浑身剧烈颤抖,顷刻间便没了声息。

“爸!”云清依失声惊呼,一把抱住云臣林的身子,拼命摇晃:“爸,爸……”

无论云清依如何呼唤,云臣林的脸上,都不再有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。

扑通!

看着这一幕,陈重跪倒在地,坚毅的脸庞上,多了一行泪水!

但凡我能掌握自家绝学!我就不会像现在这般只能在旁看着!

我真是个废物!

“啧啧啧,还真是父慈子孝啊。”陈枫在旁边目睹一切,满脸讥讽:“云清依,刚刚你要是答应我的条件,你父亲就不会死!所以,你父亲的死,要赖在你头上!”

云清依闻言,顿时怔在了原地。

“真可怜。”

“可怜什么!要是这女娃答应少爷的要求,她爹能死吗?少爷说的不错,她爹都是她害死的!”

陈枫身后,跟着的一干下人窃窃私语起来。

“闭嘴!”

陈重再也无法忍受,望着云清依绝望的脸庞,他的心狠狠的颤动着,猛地站了起来!

只想教训这群搬弄是非的小人!

就在这个时候。

唰!

陈重胸口,祖传的玉佩突然绽放出一道微弱光芒,直接钻进了他的脑海!

紧接着,陈重脑中轰然一声炸响,一道苍老无比的声音,仿佛穿过了悠悠万古一般,传递而来:“吾乃陈家先祖,沉梦仙医陈靖之,特将一身所学,藏于此玉佩。”

“后世子孙,凡佩戴此玉佩者,一旦遭遇无法解决的困境,玉佩必将激发,得我沉梦仙医传承,助其度过难关!”

“不过,得吾之传承,且须牢记,以悬壶济世为己任,切忌行蝇营狗苟之事!”

“否则,天诛地灭!”

声音结束的刹那,一股庞大的信息瞬间冲进陈重的脑海,陈重只感觉自己的脑子快被炸开了。

过了良久,这些信息方才停止。

陈重再次睁开眼睛,双目当中竟然有光芒流转。

沉梦仙医传承,他已获得!

那区区玉寒症,又何足挂齿!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医武傲婿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陈重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idctop.com/yuedu/85859.html